首页 > 政经 > 正文

首存一元送彩金38:2018年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良好开局?

2018年01月10日  07:00   21世纪经济报道   曹远征  

展望2018年的宏观经济形势,我们必须明确,十九大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?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是什么含义,中国经济会出现什么样的周期性变化?2018年宏观经济政策将如何实施?

曹远征(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、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学术委员)

2018年是中国落实十九大会议精神的开局之年。展望2018年的宏观经济形势,我们必须明确,十九大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?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是什么含义,中国经济会出现什么样的周期性变化?2018年宏观经济政策将如何实施?

全球经济复苏不可持续

十九大指出了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,我们认为,有三点非常重要。

首先,中国的基本矛盾发生了变化。

其次,改革开放以来设计了“三步走”方案,十九大做了一些调整,在前两步已经基本完成的基础上,经过15年到2035年建成现代化国家,比本世纪中叶实现现代化的原定目标整整提前了15年;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,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,特别加上了“美丽”,强调生态的重要意义。这可以说是重新安排了时间表、路线图,也可以说是再出发。

再次,未来三年,即“十三五”的后三年,是一个历史的关口期,要为实现现代化奠定基础,中国经济要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。2018年有三个重要任务,一是防范风险,二是精准扶贫,三是防治污染,以这三大攻坚战作为抓手,推动中国经济从高速度的发展转向高质量的发展。讨论2018年的经济形势,就要认识时代变化,把握政策转变。

认识时代变化,首先就要认识当前的世界。2018年世界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,归纳为一句话——全球化还是去全球化?中美政策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个问题。

金融危机以来,世界经济一直是低速增长,尽管2017全球经济复苏,但依然没有达到潜在增长水平。之前,经济全球化最重要的特征是经济增长速度比较快,国际贸易的增长速度快于经济增长速度。2017年,全球贸易在恢复之中,但仍然没有高过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。经济增长慢,贸易增长慢,金融比经济和贸易更活跃,金融动荡是大概率事件。如果这种状况没有改善,那2017年开始的全球复苏的可持续性就令人怀疑。

全球全要素生产率自危机以后没有提高,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,全要素生产率都在下降之中,几乎接近于零。如果不出现重大技术革命,全球经济增长会继续处于低迷状态。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提出,全球经济可能正处在一个低迷的状态,2017年全球经济的复苏性表现不是持续性的。

这次全球性经济低迷和以前的间歇性低迷不一样,其中一个重要差别是目前全球处于高杠杆状态。金融危机是快速去杠杆导致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危机。为应对危机,各国政府不断加杠杆,以防经济快速衰退,导致政府杠杆处于高位。日本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超过250%,美国超过100%,最健康的德国也在80-90%以上。当全球经济开始复苏,政府一定要去杠杆。但去杠杆过快会导致新的金融动荡。所以,美国扭扭捏捏地加息缩表。

可以说,全球进入了新周期。二战前,周期性危机频繁发生,人们发明了宏观经济政策来应对,最主要的是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。而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另一种周期——金融周期,金融周期是10-20年。两种周期叠加,不匹配的风险非常大,2018年很可能就会面临不匹配问题。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、缩表,美国目前如此高的资产价格能否维持就成问题了。过去将近十年,美国实体经济增长并不快,但美国资产价格的上涨速度非常高,都是靠过高流动性推动的。缩表以后,这种资产价格能否维持?如果美元升值,吸引全球资本流向美国,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,会不会再出现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那样的状况?从全球情况来看,假如劳动生产率不能持续增长,去杠杆可能导致新的金融风险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过去十年治理金融危机的经验表明,货币政策极度宽松,利息降到零甚至负,并没有带动实体经济多大好转。

过去的经济政策都是在需求侧,宏观经济政策是调整总需求的安排,如果利率降到零以下,宏观政策其实是走到了极限。

现在,全球都在向供给侧发力。2016年杭州G20峰会签署了结构性改革议程,规划了9个领域。

结构问题是长期问题,经济政策无法解决结构问题,结构调整要依赖技术进步,而技术进步是随机的。经济政策不讨论技术进步问题,只能创造一个好的体制环境,这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。

中国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,不仅要面对全球结构调整的后果,而且要承担全球结构调整的责任,我们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,通过共商共建共享构造新的全球治理体系。

分享到:
网友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