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政经 > 正文

首存一元送彩金38:诺奖三得主同台共议中国经济:已脱离低端制造模式 应激励更多农村人口进入服务业

2018年01月10日  07:00   21世纪经济报道   姚瑶  

?1月9日,在第十八届瑞银大中华研讨会上,三位诺奖得主同台对话,从各自的研究领域出发,试图为中国经济实现更好增长开出“药方”。

1月9日,在第十八届瑞银大中华研讨会上,三位诺奖得主:拉尔斯·彼得·汉森(Lars Peter Hansen)(2013年,因为对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)、埃里克·马斯金(Eric S. Maskin)(2007年,因创立和发展“机制设计理论”方面所做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)、克里斯托弗·皮萨里德斯(Sir Christopher A. Pissarides)(2010年,因针对失业的研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)同台对话,从各自的研究领域出发,试图为中国经济实现更好增长开出“药方”。就中国经济现状、金融与实体经济间关系、未来增长潜力等问题,三位诺奖得主各自阐述如下:

中国经济现状如何?

皮萨里德斯:直到5年之前,中国经济主要是依靠劳动力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业, 但是现在中国已经脱离了这个模式,现在是希望更多地依赖自动化制造,比如3D打印、机器人。中国在过去30年间经历的转型是非常巨大的,大概45%的劳动力从农村地区进入到沿海的城市,或者说去从事非农的工作,而且也做得非常成功。

马斯金:之前好多年中国经济都以10%的区间速度增长,但最近几年放缓到了6%的区间,如果未来的发展延续此前的路径,我认为期待未来十年能够维持6%的增速有点太乐观了。这并不是说中国的模式有问题,而是对于发展中经济体来说,在追赶阶段往往增速很快,因为他们可以借鉴很多发达经济体的想法和技术。当他们接近最前端时,需要开始自主创新,但这往往很难,所以中国经济在中期维持6%增速的预期有点乐观了。

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如何?

汉森:不见得说金融市场会完全体现实体经济的发展,在美国也没有完全反映。金融市场只能反映实体经济当中很小的一部分,比如人力资本的发展,还有最新的技术,因为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上市了。

皮萨里德斯:可以看一下投资率,德国、美国、日本的投资率占GDP的20%左右,中国的则是45%。中国能够实现多年的快速增长,就说明资本市场肯定是发挥了它的作用,但不见得一定发挥了最优的作用,这当中可能存在很大的浪费。如果你看一下投资去向,你会看到私营部门借了很多钱给公共部门的企业,私营企业的债务规模却不大,但工作机会绝大多数则是私营企业创造的。

汉森:我觉得对中国来讲,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就是如何将金融资源配置到最高效的地方。目前在金融资源配置方面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影子银行所提供的资金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,给私营企业提供了需要的资金。私营企业未来将是中国经济很重要的一部分,需要进行更加有效的金融资源分配,来形成更有成效的经济活动。

分享到: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