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
中基协开启私募“体检报告”时代:4类15项指标勾勒信用全景图

21世纪经济报道李维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,整个证券私募信用指标体系通过“一性三度”(合规性、稳定度、专业度、透明度)的考核维度及其包括的自律处分次数、管理规模、基金经理人数等15项具...

新金融监管催动“三类股东”审核明确 核查整改将成企业新困扰

21世纪经济报道谷枫

?2018年1月12日,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监管层给出了“三类股东”在IPO审核中的明确口径。与此同时,随着“三类股东”企业IPO审核进度解冻,困扰拟IPO企业已久的“三类股东”问...

三名投资人的 “涨价年”悲喜剧

21世纪经济报道董鹏

“财富效应”向来很难成为普惠大众的故事。即便只是在A股的K线图背后,我们亦发觉,分化丛生。

安钢、氯碱的“反向账单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朱艺艺,董鹏

氯碱化工(600618.SH)还是下跌了。1月12日,该股跌2.53%,收报11.57元。

2017年中资境外并购下降35% 并购行业、目的地变化大

21世纪经济报道姚瑶

可喜的是,对境外投资的监管在近日得到了进一步的明确。2017年年底,发改委发布了《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》(“11号令”),将于今年3月1日起施行。相较现行的《境外投资项目...

中资对欧美并购大幅下降 发达市场监管不确定性或升级

21世纪经济报道姚瑶

?2017年,除了国内监管政策动态不断之外,也传出了不少中资在并购目的地遇到监管阻碍的消息。

对话源星资本卓福民:20年股权投资业者眼中的“PE大时代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赵娜

卓福民认为,未来股权投资会向“四化”发展:专业化,团队管理上是专业化的聚焦于某行业,如健康医疗、人工智能等;规模化,要有相当的管理资金规模;全产业链化,从早期到扩...

弘毅投资旗下公募基金获批:投资管理再扩频

21世纪经济报道赵娜

1月5日,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,PE机构弘毅投资所申请设立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“弘毅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”(“弘毅远方”)已经获批,成为2018年新年伊始公布获批的首家公募...

三千资本黄璜:搭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闭环

21世纪经济报道申俊涵

在文化产业发展的盛宴下,君联资本、创新工场等投资机构,纷纷把文化产业作为重点布局的赛道,各类文化产业股权投资新基金,趁势大量发起设立,而阿里巴巴、腾讯等互联网巨头...

沪指11连阳!下跌股票数量却超2100只

21世纪经济报道21Plus

1月12日,沪指延续强势表现,收盘小幅上扬0.11%,继续牢牢站稳在3400点上方,日K线爆拉11连阳,收报3428.94点,两市合计成交4611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指数涨势喜人,但大...

17家银行冲刺IPO大提速 两日内五银行更新招股书

21世纪经济报道辛继召

银行依赖资本扩张的时代结束了,银行上市的红利也消失了。在实际业务中,部分大型公司,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选择合作银行,仍会要求合作方为上市银行,这也使得银行仍有极强的上...

并购“后遗症”发作 兆驰股份、浙江飞越“掰腕”仲裁庭

21世纪经济报道朱艺艺

何明耀指出,“4000万的销售提成协议和当时的收购协议是背靠背的。”而兆驰股份方面并不认可这样的解释,兆驰股份证券部人员称,“每个公司可能都存在销售提成,这是属于薪酬...

沪指十连阳背后:“石化双雄”联手逆袭

21世纪经济报道董鹏

以当前的油价来看,受益程度依次为中石油、中海油和中石化。

*ST昆机预亏恐退市 逾半暂停上市股或扭亏无望

21世纪经济报道饶守春

*ST昆机(600806.SH;0300.HK)正面临双重退市风险。

首存一元送彩金38溢价20%要约收购增持 牛散吕小奇押宝欧浦智网

21世纪经济报道张望

欧浦智网(002711.SZ)又要被举牌了,这次是以A股较为罕见的部分要约收购方式增持。

匹多莫德受质疑牵出多只医药股 部分高毛利率公司称“无影响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李维,徐慧瑶

莎普爱思的风波尚未尘埃落定,针对另一款药品的质疑又带给资本市场新的影响。

2017年券商业绩抢先看:28家券商共赚750亿元 华泰或问鼎净利润冠军

21世纪经济报道张欣培

随着A股上市券商12月的月度数据报告全部披露,上市券商也交出了2017年最后一份数据报告。

“撤材料”要求初显威力 发审会再现低通过率

21世纪经济报道谷枫

1月10日的发审会再次出现了超低通过率的情况。

机构融资成长课:“脱虚向实”下的必选题之变 银证IPO一路狂奔 类金融、私募大门已关

21世纪经济报道谷枫,谭楚丹

私募与类金融在经历两年热热闹闹的上市融资路后,在2017年终在公众面前回归平静。这与“脱虚向实”的大时代有关。

首存一元送彩金38巴菲特:比特币的结局会很惨,绝对不会持有

界面

“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它们将迎来糟糕的结局,但什么时候发生、如何发生,我不知道。”